推荐

认知的 4 个关键

认知的 4 个关键

最近,澄澄在课外学习了「事实」和「观点」两个概念,并且可以举出不少例子说明这两个不同概念,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其实,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往往会有意无意地混淆两者,并且还可能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厘清「事实」和「观点」是批判性思维的关键,也是「认知」的基础。

正好,在「继颂时间」把我们这几天来的沟通做一个梳理和沉淀。


「事实」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定义”相关的,另一类是“事件”相关的。

“定义”相关的「事实」,包含人们的约定俗成,也包含自然科学中的各种定理,公理和逻辑推论。这类事实边界清楚,不存在争议,比如 3 > 2,中国和日本的时差是 1 个小时;这里也包含了“属性类”,例如计量相关,用来衡量和对比使用,例如:这件衣服 200 元;这本书有 703 页;姐姐能够举起比妹妹重的哑铃。这也是「我思故我在」的基础。

“非定义“类的「事实」,可以理解为”事件类”「事实」,亦即在“时间不可逆前提”下,对已发生事件的描述。例如,汶川地震发生在 2008 年 5 月 12 日;我今天上学迟到了 10 分钟。

对「事实」的记录和反思是一切认知的基础。但只有在「事实」被广泛接受的前提下,它才更有意义,这可以用可信度来衡量。

  • 围绕“定义”相关的「事实」,可以通过引用“定义原文”来增强可信度
  • 围绕“事件”相关的「事实」,可以透过“多方佐证”来增强可信度。

在分析「事实」时要注意“事实不一定是事情的全貌”,对每一个问题的分析和求解都是有边界,或者说有局限的。保持开放心态,了解更多事实,才算得上「实事求是」。

再说「观点」:

「事实」和「观点」往往是先后出现的一对儿。「观点」是一个人对一个物件,一件事的评论和评价,每个人的观点可能各不相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指的就是不同观点的相互碰撞,观点可能会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化而改变。

一个人提出「观点」,一般来说都要依靠「事实」,但正如前所说,要警惕「片面事实」这个陷阱。要形成一个更加真实、立体和全面的「观点」,需要更多的结合“已知事实”,挖掘“相关事实”。

通过分析思考,形成「观点」是个人认知的里程碑。人们形成「观点」的过程是包括“时间在内”的各种因素作用的结果,要改变一个人的「观点」往往很不容易。如果你听到不一致的「观点」,也没有必要义愤填膺。要试着改变一个人的「观点」可以通过提供「更多事实」,或指出 ta 在「形成观点」时,可能出现的逻辑错误来实现。


有关「事实」和「观点」有一个比较经典的 “2+2”笑话:

几个人到公司面试,以下是面试官和面试者的对话:

面试官:2+2 等于几?

数学家:4

面试官:你确定吗?

数学家:是的,的确是 4。
/

面试官:2+2 等于几?

统计学家:平均为 4

面试官:你确定吗?

统计学家:“虽然有 10% 的误差,不过大约是 4
/

面试官:2+2 等于几?

会计师:是 4

面试官:你确定吗?

会计师:“…” (站起来,锁上门,放下窗帘,走到面试官的旁边,弯下腰) 那您想做到多少呢?
/

面试官:2+2 等于几?

销售:是 4

面试官:你确定吗?

销售:虽然我只能做到 4,但通过努力应该能压到 4.2;
/

面试官:2+2 等于几?

程序员:是 4

面试官:你确定吗?

程序员:应该只能做到 4,产品那边说要做到 4.2 了吗?那我可管不了,你让他们做去吧。


在认知的过程中,除了「事实」和「观点」这一对儿外,还有另外重要的一对儿就是「假设」和「印证」。

「假设」是根据已知信息提出的假定说明,对应的英文是 hypothesis – a hypothesis is a proposed explanation for a phenomenon. 例如:发现小明的脸突然变红了,我们可能给出的「假设」有 1)因为他刚刚听了晋升的消息 2)因为他中午吃了海鲜,这会儿过敏了 3)因为他放了一个不可描述的“闷屁”;这些假设可能都是对的,也可能都是错的。

「印证」是通过对照比较,证明与事实相符的过程,「印证」就是假设推定的过程 (Abductive reasoning)。因为「假设」可对可错,所以「印证」的目的就是排除假设,追求最可能的原因。「假设」一般要符合以下原则:

  1. 已知信息全部自洽
  2. 逻辑简单(奥卡姆剃刀原则)

与「观点」不同,针对同一个事实(结果),一个人可能给出多种假设。这些假设可以相互独立,甚至相互矛盾。要推翻一个「假设」比推翻一个「观点」相对容易,推翻「假设」可以通过给出更多的、与现有「印证」过程相矛盾的事实,或提出更合理的「假设」。

「假设」和「印证」是认知过程中特别重要的能力,许多发明创造(认知飞跃)都是「假设」和「印证」的结果。

例如:

  • 在“定义类”「事实」“定义”形成的过程中,就需要综合多种要素制定边界,拿捏边界就是进行多次「假设」「印证」并取舍「假设」的过程。
  • 对“事件类”「事实」来说,人们往往有兴趣探究「事实」发生的原因,这就需要通过大胆「假设」,仔细「印证」,排除不靠谱的假设,保留被广泛接受的靠谱、少数的「假设」。

希望你们在成长的路上能够时刻记得这两对儿,四个结伴出现的伙伴:「事实」「观点」「假设」「印证」,认得他们,了解他们各自的脾气,有耐心,多思考,成为一个喜欢独立思考的人。

G+

2019 年冬至,于北京

 

Paulgraham_思维的四个象限

The Four Quadrants of Conformism

July 2020

[以下为 原文 翻译解读] [Google Doc Format]

有一种将人群划分的方式是看其「因循守旧」的思维偏好和主动程度。有以下四个象限的分类,每个象限都有一类特质的人,无论在哪一种社会环境。

从小学生里,我们能清晰的看到这种自然而然形成的、不同特质的群体

  1. 左上角是「老师的小蜜蜂」- 他们认为所有人都要遵循传统和规则,否则就需要被惩罚
  2. 左下角是「小绵羊」- 他们小心谨慎的遵守规则,如果有其他孩子打破了规则,他们会担心那些孩子会受到惩罚,但是他们本身不会做任何事。
  3. 右下角是「恍惚的娃」- 他们不在意遵守规则,他们也可能不知道规则到底是什么。
  4. 右上角是「淘气包儿」- 当他们看到规则的时候,他们会去质疑规则,你告诉他们向东,他们往往向西。

当我们来衡量「遵循守旧」程度时候,我们发现一个人会从小到大的有所变化。小孩儿世界的规则是成年人制定的、成人世界的规则是和他们一样年龄的成年人制定的。因此,无视学校规则的娃不一定说他们是落在3、4 象限(的独立思维者),而更可能是在 1、2 象限(因为他们在遵守小孩儿天生的规范)。

成年人世界的四个象限判定就稳定许多。

  1. Crush <outgroup>! (要干翻那些异端的人)
  2. What will the neighbors think? (谨小慎微的人)
  3. To each his own (自嗨的人)
  4. Eppur si muove (伽利略式的人)

这四类人的分布并不均匀,被动的人多于主动的人,基于「守旧思维」的人大大多于「独立思维」的人。所以 2 象限的人数最多,4 象限的人数最少。

这 4 个象限的分布和划分,基于个人性格而不是自然法则,所以这和人们的成长环境无关。

普林斯顿的 Robert George 最近写到:

“我曾经问我的学生,如果你生活在奴隶制下的美国南部,做为一个白人,你对奴隶制的态度如何?他们会说他们会是「废奴主义者」,他们会坚定而勇敢的支持废奴运动”

但实际情况肯定不是这样,当今说支持废奴的人,(从两方面印证)这些人很可能当时是落在 1~2 象限,坚定的「守旧」支持者。

我承认我存在偏见,“要我来说,第 1 象限的人应该为世界的问题负责。”

那么为什么独立思维的 3~4 象限的人需要被保护呢?因为他们充满了新想法,例如,成功的科学家不是说他要一直正确,而是在其他人错误的时候,他要坚定的守护正确。1~2 象限的人是做不来的,类似的逻辑,所有成功的 startup CEO 应该是 4 象限的人。一个繁荣的社会一定存在着让 1 ~ 2 象限的人留在港湾(而不去攻击 3 ~4 象限人)的传统。

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自由探讨、百花齐放」的传统正在被削弱。有些人说,是我大家反应过激了 – 其实并没有的被严重削弱;还有一种声音是 – 削弱讨论是为了更多人的好。

我非常反对第二种说法,这是来自第 1 象限的声音,第 1 象限的常把“为了更多人的好(来惩罚某某某)”挂在嘴边,我特别不希望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人落在第 1 象限。第一种说法,除非你是 3 ~4 象限的人,否则你意识不到他真的被(严重)削弱的那一天。拥有「独立思维」的人是极其珍贵的,就如矿区里珍贵的金丝雀。

按惯例思考的人经常说,他们不从想 ban 讨论各种想法,只是不想让大家讨论「坏想法」。他们其实是在「搞事情」,我来解释一下,我的两点思考:

  • 第一,如果我们要建立一套程序来决定应该禁止哪些想法,这套程序必然会出错。所以聪明人应该不想做这种不靠谱的工作,那么这些决定只能由一群多数的「傻瓜」来完成。正常来讲,(如果应用无罪推定的逻辑),应该尽量少的去 ban 内容,但这又是与(希望别人被惩罚)第 1 象限的人的偏好相抵触。所以这就导致出现了,所有能被 ban 的内容,咱都 ban 了算逑。
  • 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很多想法是相通和互相交织在一起的。如果你 ban 了一个想法,很可能带来(对好想法)不可估量的损失。 另一角度是,任何想法都不是(边界的)终点,它很可能是其它想法的起点。ban 掉一个想法,等于 ban 所有籍此向后生长的想法。

过去,对有「独立思维」的保护,来自法庭(的无罪推定)、大学(的学术自由),在过去的几个世纪,大学是最安全的地方。但这次感觉不好,从大学开始,这个社会越来越不包容了,从上世纪 80 年代中期开始到 2000 年这段时间都是比较包容的环境,但最近,特别是因为「社区媒体」的发展,让情况大不如前,这似乎和硅谷(想要获得独占和垄断)的目标相一致。硅谷的管理者,这群拥有「独立思维」的人给了 1 象限人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工具。

另一方面,在大学宽松环境的消失也许是独立思考精神人的离开的后果。50 年前也许教授没有太多的选择,现在他们可以去成立 startup,继而成功。这些人,如果他们在大学里,他们应该会是开明的学术自由的守护者。导致现在的状况,也可能是因为具有「独立思维」的人已经离开多时。

我花了不少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我也无法预测这个问题会如何被解决。也许大学需要改变当下趋势,让更多的具有「独立思维精神」的人聚在一起,否则,具有独立精神的人会越来越多的出走。我很担心我们的大学会失去这些人。

从长期来看,我希望那些有「独立思维精神」的人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假使当下(的机构)已经堕落,他们能够开创新格局,这需要一些想象力,但,好消息是,这些人最不缺的,就是「想 象 力」。

Paulgraham_疫情与靠谱测试

April 2020

[以下为原文翻译]

最近我看到了一些媒体和政客有关疫情的 表态视频,他们讲「新冠肺炎不比流感严重」。先不说结论看着多么不靠谱,我很好奇 – 是什么让他们敢如此公开的,信心满满的这样说呢?

我猜,是因为他们不觉着这样说会被发现,也不觉着这样说很危险。他们做出(信心满满,但又)不靠谱的预测,确可以不承担任何后果 – 这是因为这不会被发现或者根本没人记得他们说了些什么。

但,全球范围的疫情爆发毫无保留的打了这些人一巴掌。

全球疫情爆发是小概率事件,这些人没想过这会发生。所以,他们就用之前的套路来,自信满满的说一些他们完全不懂的事。

巴菲特说过「只有当潮水退去,你才知道谁在裸泳」,很显然,现在潮水已经退去。

让我们记住我们所看,所听,这是一次难得的评估(一个人)是否靠谱机会。但同时,我也希望这样的(黑天鹅)机会少点发生吧。

Paul Graham

书写有价值的小品文

书写有价值的小品文

Google Docs | WordPress

Paul Graham 原文:http://www.paulgraham.com/useful.html

相关文章:https://yowureport.com/7345/ 

引言

如何写一篇有效的论文/ 博文/ 小品文?有些人说要雄辩,Paul 认为更重要的是“有用”。

首先,

「有效」是明确的论述。要清晰有界限,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如果会 confuse 别人,不如不写。

第二,

不要为了简短易懂而强加「不准确,不真实」的信息。例如,有人想强调武汉「九省通衢」,强加武汉为中国的地理正中心,这是不对的,因为中国地理中心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董岭乡董家岭。

追求精确往往越难正确,但不要为了追求精确而强加「虚假的」正确。「真实」永远是第一位的。

第三,

小品文的内容一定是重要的,并且对某些人是新鲜的。例如,沙滩旁刚刚搭好的 20 cm X 20 cm X 20 cm 的沙滩城堡被海水冲毁了,这不重要,虽然很多人并不知道。某些道理很重要,但大家都知道,也没有意义。例如,吸烟和肺癌的关系。

另外,有些道理大家可能都懂,但始终没能精确描述,这时候写出来,让大家看到也非常重要。

总结一下:

有效的写作就是「明确」的写出,「真实的」「重要的」「不为大多人知」的小品文。

有什么技巧可以应用呢?

Paul 的老友 Robert Morris 总结的技巧是,对他人没意义的事「不说」。对写作来说,就是删除对他人无意义的任何内容,也许这是你花了很长时间去整理书写的。

与科学领域的要求不同,任何发现,无论是佐证正确或错误,都需要公开发表。

小品文不会要求你写下每一个想法,好的或坏的想法, 你可以选择只发表好的。如果你感觉到某句话不太对,问一下自己「为什么」有这种感觉。小品文的写作不存在即时性,所以慢慢打磨。就好像父母对小孩儿常说的一句话“我们可以一晚上都坐在这儿,直到你把蔬菜吃完”。在写作并发表这件事上,你就当自己是那个小孩儿好了。

“没有被发表的坏消息不等于都是好消息

Paul 的方法是,先快速写草稿,把他能想到的,有关这个话题的想法都写出来。之后,他会用几天时间仔细的重写(或誊写)。Paul 认为,多次的检视阅读非常重要,有些句子他一句就要要反复读过百遍才会发表。

选题的时候要「以终为始」,利用下面的等式再检视自己。

Good Essay = importance + novelty + correctness + strength

  • 选题上,最好这个「小品文」对你自己是帮助的。正像 Paul 鼓励创业者一定是去做自己想要的产品。自己这个样本一定代表了「重要」的某些属性。
  • 重要性 = 积分 | 人数(每个人 X 重要程度),这是「离散积分」的最大解。
  • 新颖性意味着,如果你自己没学到任何新东西,那最好就不要发表。你要虚心的求索,不要不懂装懂,(自信地)接受自己的无知。自信和谦卑可以是一起前行的朋友。
  • 抽象思考和摆论据,往往是互相影响的。你希望通过论据证明你的每一个观点,但是篇幅有限,就挑最重要的去讲吧。多几个没有论据的“我认为”也是在表达你对确定性的感受。

如果再加一句,那就是尽可能从读者出发简化文字。不要担心读者的接受度,你的写作不是为了取悦人,而是取悦一个 idea.

Essay         路漫漫,有太多机会和领域去写,去思考。

那么,开始吧!

G+

2020.3.8 于北京西

事实循证 101

本文 in Google Docs | 本文 in WordPress

2020,新十年伊始,中国及世界都笼罩在「新冠肺炎」的阴霾之中。

这是有生以来,继「非典」之后,第二次直接体验「隔离」带来的影响。这两次运动式的『隔离』,是指在疫情下,对人们的活动空间进行限制,从而达到对人际传染的控制,『隔离』的意义是普世的,科学的。另一方面,「隔离」对个人,对社会带来了多方影响。我想可归为三大类,三大体现:

  • 人和物:线上交易
  • 人和信息:信息声量
  • 人和人:社会心理、关系模式

这里,重点探讨「人和信息」在「隔离期间」带来的问题和应对。


假设:信息声量  信息品类 X 信息接入方式 X 头部信息源


2020 年,随着社交网络,短视频,vlog,直播,再经过「移动互联网」以及 「KOF/ KOL」的放大,极大增加了「信息声量」。

「信息声量」的增大意味着从「不实的事实」到「带有偏见的观点」再到「没印证的假设」带来不断的连锁反应,数量和影响不断增大。减少「不实的事实」十分关键。而减少「不实的事实」的过程要依靠科学方法 -『事实循证』。

从颇有历史的”「新闻事实」校验“看『事实循证』方法

『新闻事实』是什么?

  • 新闻事实是可信的。如果一个基于事实的新闻,里面会可以溯源到 4W1H,Who/ What/ When/ Where & How.  
  • 事实可以被循证。无论信息如何流转,加工,事实就是事实,是可以被循证的。

听起来好像没那么复杂,但专业的「事实循证」是一件非常严谨的事,因为稍不留神,就会落入「新闻谬误」设下的陷阱。在这儿,通过这次超长假期的思考和整理,先开一个头,如果你也好奇这件事,希望对你也有所帮助。

先来看看「新闻事实」的反面,「新闻谬误」。

「新闻谬误」包含哪些方面,内部的边界在哪?

  • 一类是「新闻瑕疵」。往往是无心之错的新闻。例如:拼写错误, 不准确的信息、过期的信息。
  • 另一类是「假新闻」。别有用心的新闻,这里包含了,对重要事实的掩盖、隐藏,对新闻前提、新闻条件的误导。这可以笼统的理解为「假新闻」。
  • 还有一类,讲述的是「新闻事实」,但因为商业目的,在「事实」里注水,其真实用意是「流量变现」,或兜售某些「产品或服务」。

在「新闻谬误」中,最有危害的就要数「假新闻」了,那如何对「假新闻」保持警惕?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思考和检查:

  • 看看钱的流向如何?产出信息的人、组织是受谁资助的?
  • 看信息源在哪?是否是第一手信息,或者是引用有限的,广泛可信赖的二手信息。
  • 看最终的受益人是谁?是否是要洗白某个人,或者抹黑某个人。
  • 新闻中是否带有明显的偏见?例如:暴乱 v.s. 游行;抢劫 v.s. 搜查

还有几个小贴士:

  • 事实往往包含作者署名  v.s. 虚假信息不包含署名
  • 新闻信息包含了要让人周知的信息;而不是说服大家要做什么
  • 如果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新闻事实往往包含多方的有效的、众所周知的信息源。社交媒体、特别是没有认证的用户往往是虚假信息的源头。
  • 另,如果新闻中有明确的「马上行动」很可能意味着这是行业的赞助、广告。

斯坦福大学的 History Education Group 在 2016 年 11 月 22 日发表了一个为期18个月的研究,学者研究了美国 12 个州,7,804 名学生对 56 个线上信息的甄别能力(例如:事实 v.s. 广告,对信息可信度的甄别等)。调研结果如果用一个词的总结,就是「“Bleak” 让人捉急」。详细报告可以参考这里。从调研的方法和过程上面都值得教育工作者参考。

作为非新闻从业者来说,面对纷繁复杂的「新闻」WNYC Studios 总结了9个技巧,可供参考:

     

「新闻事实」的要务就是发现和分享重要的事实,即使没有任何人喜欢这个事实。上面讲到的信息源,一般包含三层,复杂度逐渐增加,可信度往往逐渐递减。

  • 一手信息。包含人物/ 采访发言/ 视频/ 记录/ 因事件激发的原始信息/ 有同行阅读检验过的科学研究(e.g. 柳叶刀),记者本人的直接研究和调查/ 观察。
  • 二手信息。新闻报刊、书籍(与实效性的新闻杂志不同,有些书籍是完全没有经过「事实循证」的)
  • 三手信息。听来的信息,信息没有直接的信息源,也无法直接溯源印证的信息。

如何能把「事实循证」做得更好?

  • 寻找可以被核查的数字
  • 能够找到多方佐证的信息的用词,也要提供具体的语境。因为,事实都是在一定的语境之下成立或者不成立的,抛开了语境谈事实,很多时候就失去了意义。还要有时间的边界,很多事情的发展是动态的,做事实的核查一定要写明时间、时间边界。
  • 有些对专业媒体的引用为假,这时候查看新闻的语料(lexicon)、语法(syntax)、语义(semantic)三个方面的专业度也可以用来佐证是否是专业媒体的产出。

参考资料/ 延伸阅读:

  • 博客/ 书籍
  • 课程
  • 美国主要 Fact check 的原则
  • 创新工具
  • 隶属于Indiana University 的 Hoaxy 是一个可视化工具,可以让用户通过视觉了解新闻的源头和佐证是否有效。

”霍乱时期“也是可以有爱情的,to everything there is a seaon, 在这里祝你情人节快乐!

G+

2020 年 2 月14 日 于京西

学习的迷思

“You may think you’re training your kids to win, but if you’re training them to win by hacking bad tests, you are, as parents so often do, training them to fight the last war.”

在 Paul Graham “The lesson to unlearn” Essay 中Paul 对现有主流教育体系和考试机制做了梳理和反思。他认为,学校教育,大多以分数为导向,很多时间用在教学生「如何取得好分数」并养成 「Hacking the Bad Tests 的坏习惯」

以下是利用 xmind 对 这篇 Essay 的一个梳理:

对学校中学习迷思推而广之,在当下社会,很多 Startup 往往也在 hack the bad tests – 例如获得投资、让财务数据更好看、纠结 GTM 的细节。他的观点是,Startup 应该简化目标,而最重要的目标是「增长」,增长包含公司收入,用户数,以及用户获得的价值。

转变可以从一个问题开始:To what extent do you win at this kind of work by hacking bad tests? This is not just a lesson for individuals to unlearn, but one for society to unlearn, and we’ll be amazed at the energy that’s liberated when we do.

相关链接: